交誼舞曲搜索 選擇分類:
廣場舞從城市到鄉村遍地開花 部分由政府推動
發布:管理員 | 發布時間: 2014年1月4

近日,多家媒體報道稱,廣州市將于明年出臺新的公園管理條例,考慮新增對廣場舞噪音污染的規范和處罰,對廣場舞等活動實施限音量、限時段、限區域、限設備等措施,并擬賦予公園管理部門權限,對廣場舞違規最高可處1000元罰款。據一項微博調查顯示,超過80%的網友支持對廣場舞立法罰款,有78%的網友建議該條例應全國推廣。

在中國,廣場舞正在以“健身”的名義高強度、大范圍蔓延,從城市到鄉村,中老年人“占領”了大大小小的文化廣場、小區空地。有人將之形容為“遍地開花”。

“花”開的聲音有點大,陸續有城市居民不堪忍受“廣場舞”配樂音量巨大,稱其“擾民”。

2013年10月,有消息稱,由于樓下廣場舞放出音量過大,北京施某拿出家中藏匿的雙筒獵槍朝天鳴槍,還放出自己飼養的3只藏獒沖散跳舞人群。施某后因涉嫌非法持有槍支罪在昌平法院受審。

另一則來自武漢的消息同樣“駭人聽聞”:也是今年10月,熊女士等人按慣例來到廣場跳舞,還沒跳上半小時,眾人突然感到有東西從臨近的2號樓上飄灑下來,不少人被撒了個滿頭滿身。等到反應過來,眾人發現,潑下的竟是糞便。

廣場舞“擾民”之罪甚至橫跨了太平洋。今年8月,美國《僑報》發表題為《紐約華人舞蹈隊公園排練音樂擾民遭投訴》的報道,報道稱,紐約布魯克林的日落公園目前是華人晨練、休閑、健身的重要場所,但隨之而來的音樂擾民問題不斷遭到周圍其他族裔的投訴與抗議。日前,一支華人舞蹈隊在該公園排練時,遭到附近居民的多次報警,前來的警員將領隊王女士銬起來并開出傳票,王女士不日將出庭應訴。

湯玉芳,滬籍皖人,1955年出生,50歲時提前退休,定居上海 。年輕時,她帶著廠里婦聯的幾個骨干組織各種文藝演出;退休后,她在小區附近跳起了“廣場舞”。

“我幾乎每天都會去廣場上跳舞。”湯玉芳說,只要天氣不是特別惡劣,她和她的隊友們每天都會堅持不懈地跳上近2個小時—哪怕下著蒙蒙雨。“我總結了一下,覺得跳廣場舞真的對我們老年人有好處。跟著我一起跳的人,都說自己身材瘦了一些,而且能夠防止老年癡呆。”

面對“廣場舞擾民”的指責,湯玉芳通情達理:“我們當然理解,有些孩子傍晚回家要做作業,有些人在看電視覺得我們聲音太大。不擾民,是我們首先注意的。”為此,湯玉芳特意更換了跳舞的音響設備。但是,她強調,她們不會因此放棄“廣場舞”。

繳年費,廣場舞也有儀式感

加入廣場舞隊伍之初,湯玉芳只是一個站在后排、跟著領舞老師跳的“學生”,現在,她是一位眾人擁護的廣場舞領袖,領頭的廣場舞團隊規模已達80余人。在上海西藏北路一帶眾小區,湯玉芳頗有些“遠近聞名”的意味,舞蹈隊里人人喊她“湯老師”,隔三差五就有慕名而來的加入者。

能有如此“江湖地位”,湯玉芳總結,與自己年輕時在工廠所從事的婦聯工作有很大關系。“很大規模的廠,有三四千人。我是黨組成員,管一些婦聯工作。那時候我們經常組織文藝演出,所以編個舞蹈、唱個歌,都是有些經驗的。”向時代周報記者講述自己的經歷時,湯玉芳語速飛快、思路清晰。

2005年,湯玉芳退休后才到上海。剛開始,陌生的環境和鄰里讓她頗不適應。后來尋摸了一個裁縫的工作打發時間,可還是覺得少了些什么。“我就看樓下一些差不多年紀的老太太,每天傍晚六點半、七點,在那兒跳。我在一旁看著看著,就跟著跳起來。去的次數多了,得知她們每年要交錢,主要是用來買設備、交電費,我也就把錢交了。”繳費,讓湯玉芳有了正式加入的儀式感。

據湯玉芳介紹,一般情況下,上海的廣場舞團體成員都會繳納一些費用,由領舞老師統一收取、支配。費用有每人每年20元的,也有每人每月5元的,視各領舞老師的意愿而定,但總體來說,“費用是很少的”。

曾在長沙做“廣場舞”民族志研究的曹露告訴時代周報記者,“廣場舞”一度被市民稱作“絕經舞”,頗有些“污名化”的意味。但近幾年來,出于對“健身”的需求,越來越多的人開始加入“廣場舞”的行列,并逐漸呈年輕化趨勢。在長沙,一般需要繳納的費用在每人每年40元左右。

廣場舞內部分裂,湯玉芳成功逆襲

“廣場舞”大致可分“排舞”和“交誼舞”。所謂“排舞”,就是大家排成幾行幾列的隊形,由最前面的領舞老師帶隊一起跳。參與者往往是退休的老大媽,少有男士出現;“交誼舞”則不然,通常被稱為“三步、四步”的交誼舞,通常由一位男士帶領一位女士,搭配起舞。

湯玉芳跳的是“排舞”。一個人在“排舞”中所處的位置,往往能夠代表一個人跳舞的熟練程度、舞姿的優美程度。通常情況下,排在最前排的往往是領舞老師或長年練習的“骨干”,排在最末的當然是新人。

年輕時的文藝從業經驗,讓最初排在隊伍末尾的湯玉芳迅速走到了第一排。“有一次,一位江蘇來的老師教我們一支新舞。這位老師在業內非常有名氣,不過老師因為時間緊張,只能教我們一天。沒想到,其他人還跟不上拍子,我竟然一天之內就完全學會了。那位老師走過我身旁,也夸了一句:你跳得不錯。”順里成章地,湯玉芳開始教大家跳這支新舞,而她平時因幫助其他隊員糾正動作而積攢下的“人緣”,也讓其迅速成了眾人擁護的對象。

如此,原先的領舞老師心生嫌隙,用湯玉芳的話說就是,“那些上海人都搞不清楚,我們外地人脾氣爽快,跟她們走不到一起”。十幾個擁戴“湯老師”的人跟隨她另起爐灶,換到其他場地,開始了自己的“廣場舞”生涯,“結果沒想到,原先隊伍里的人聽說我們到別的地方跳了,第二天就嘩啦啦都跟來啦”。

研究者曹露觀察到,類似湯玉芳所經歷的“分裂”,實際上是眾多“廣場舞”組織中普遍存在的現象,也正是因為這樣的分裂,讓同一個地方的“廣場舞”隊伍越來越多。一些原本的領導者,在遭遇“分裂”后,要么自此放棄隊伍,“退下來”;要么進行內部變革。

“分裂”后的隊伍,或多或少存在群體間的競爭意識。據曹露向時代周報記者描述,一位湖南師范大學的退休女教師,先是參加了學校附近的“廣場舞”團體,熟練后感到“舞蹈節奏太慢,更新的速度也不太頻繁”,隨后帶著隊伍里的一些成員重新成立了自己的團隊,從網上看視頻學習舞蹈,甚至到外地“取經”,自此以每周教學一支新舞的速度,迅速將原先的隊伍比了下去。

而湯玉芳團隊“遠近聞名”的原因,也正取決于其快速的舞蹈更新速度以及合理的內部管理。“我們現在是兩個星期教一支新舞,音樂是我從酷狗上下載的,特別好聽。還有,我即便是糾正隊員的動作,也不會像其他老師那樣很兇,我不會說你跳錯了,我會跟她說:你自己感覺一下,是不是有些別扭?這樣一來,她就會自己去琢磨,發現自己錯了。”湯老師的管理經,還包括對新人的幫助—剛加入的新人都被安排在隊伍中間,而非傳統的最后一排,以保證新人從四個方位都能找到模仿對象;此外,在隊伍經費的管理上,她也請來另一位隊員監督,以示清廉。

“老不正經”的交誼舞

“廣場舞”的另一大類“交誼舞”,則是諸多是非的來源。“在我所接觸的廣場舞者中,對交誼舞大多有些看法。很多人都覺得,這些男男女女摟抱在一起的人,懷著一些跳舞之外的目的,有一些老不正經。”曹露說,在長沙,交誼舞者每天都會精心打扮一番,除了個別是夫妻外,其他中年人的舞伴均是妻子或者丈夫之外的人。

用戶名* 密碼*
  
合作商家
月份舞曲專輯
熱門舞曲專輯
聯系方式

業務QQ:
21904483  (點擊交談)
290578922  (點擊交談)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聯系手機:15855102118

Copyright 2005-2015 http://www.kxwug.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交誼舞中國 版權所有 www.kxwug.tw 皖ICP備08001448號-1
專業交誼舞曲網站竭誠為廣大交誼舞愛好者提供最優質的交誼舞曲和最滿意的服務! 站點地圖
7x24小時服務熱線:15855102118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交易 广西快三大小预测软件 11选五012路分别是 中特永久免费公 江苏时时开奖直播 天津11选5计划 极速赛计划app下载 快乐飞艇开 在线棋牌游戏 德甲在线直播 广西快三淘宝 新时时彩官方网站下载 北单开奖结果查询官网 重庆时时网址大全 永春县时时彩赌博 牛牛外挂 炸金花打牌技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