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誼舞曲搜索 選擇分類:
揭秘廣場舞的江湖 搶地盤最早進入是地主
發布:管理員 | 發布時間: 2014年8月17

盡管已經到了立秋,但8月初的北京還是夏天的節奏。距離凌晨4點還差5分鐘,家住北二環的李阿姨就起床了。洗漱完畢,穿好主辦方發的白色T恤、黑色運動褲,5點15分,李阿姨帶上門,出發了。

這一天是8月8日,也是第6個全國“全民健身日”。為了迎接這一盛大節日,國家體育總局聯合有關部門于當天在北京工人體育場舉行主題活動。在開幕式上,有來自北京各地的600名廣場舞愛好者表演節目,李阿姨就是其中之一。

“就跳了不到5分鐘,時間太短了。”李阿姨對本報記者說,自己起床那么早,就是為了這一刻,600人在一起跳廣場舞,那壯觀場面,現在想想仍然有些激動。

近年來,隨著在民間人氣的急劇增長,廣場舞越來越成為一種社會現象,引起多方關注。從巴黎盧浮宮門前到莫斯科紅場,中國大媽們的廣場舞甚至已經走向了世界。

有人說,廣場舞噪音太大,擾民;有人說,跳廣場舞既豐富了中老年人的生活,又鍛煉了身體,何樂而不為?而在國內某網站近期發布的一條名為“為什么要去跳廣場舞”的帖子中,那些或文藝或犀利的回答又為廣場舞蓋上了一層神秘的面紗,讓人“細思恐極”:

“只要我的廣場舞步足夠快,我就可以把寂寞甩在身后,孤獨永遠追不上我。”

“你有沒有看見我手里的紅扇子,當扇子搖的足夠好,你就可以聽見時間的聲音,像風聲一樣,很好聽,想不到第一次聽到的風聲,逝去的是我的青春。”

廣場舞的世界還真讓人有點看不懂。

廣場舞里的“江湖”

前不久,有人在網絡問答社區“知乎”上提了這樣一個問題:廣場舞大媽會為了搶地盤斗舞嗎?一位名叫“朱炫”的網友用一短篇小說作答,在上萬人點贊的同時,這篇文章也被廣泛轉載于微博、貼吧等各種網絡媒體。

文章以武俠小說的風格虛構了主人公陳小菊對成名已久的廣場舞高手張素娥的復仇故事。文中有一句話,“舞林如武林”。其實,在現實生活中,也同樣如此。

近日,本報記者來到北京市西城區金融街宏廟胡同進行實地采訪。這里的廣場舞組織者之一、金融街健美操隊教練翁阿姨對記者說:“別的地方不敢說,北海這一片的情況我還是比較了解。在這里,從早上開始一直到下午,都有人去占領,而且占領這個地盤的人就是永久的,誰最早進入誰就是這兒的‘地主’,別人來不行。”

不過今年63歲的翁阿姨卻表示,她跳的不是廣場舞,而是健美操。語氣中帶著自豪感,這像極了武林中的門派之爭。

“廣場舞可以說是一種沒有任何依據的東西,現在大街上健身的人很多,只要有音樂,老百姓想蹦就蹦,他不管蹦成什么樣,于是各種舞蹈形式都出現了,后來就統稱為廣場舞。而健美操實際上是一個很規范的運動項目,它里面分兩類,一類是競技,一類是大眾,我們練的都是大眾(健美操)。”翁阿姨說。

其實,從歷史悠久的少數民族原生態舞蹈到上世紀40年代火遍全國的新秧歌運動,從以往勞動人民逢年過節的慶祝性活動,到如今融入現代舞蹈風格的全民健身運動,隨著時代的變遷,廣場舞的概念越來越寬泛。翁阿姨的說法難免有些武斷,但在現實生活中,廣場舞因其良好的健身效果和喜聞樂見的形式而受到中老年人的歡迎卻是事實。

現已年過60歲的國內著名體育社會學專家、華南師范大學教授盧元鎮就向本報記者透露,他自己也親身體驗過廣場舞。“廣場舞不是一般人能編得出來的,好的廣場舞可以教到五六十套、甚至上百套動作,絕對的‘舞林高手’。”

廣場舞其實很講究

研究表明,廣場舞是一種很好的健身方式。它不僅能增加身體的靈活性和協調性,還能消除疲勞,減輕壓力,改善睡眠。但是,廣場舞的涵蓋面太廣、動作套路不一,甚至人們有時隨興起舞,而由此產生的不正確舞蹈動作也會危害到身體。金融街健美操隊的多名隊員就對本報記者表示,不會去跳廣場舞,因為怕“毀身體”。

“到現在為止,只要一說廣場舞,有一定的認同,也有一定的反感。反感在哪兒?太缺乏指導了,人都被跳毀了。”翁阿姨說,“我跳舞有20年了,前10年可以說是‘體盲’,身體老在疼痛中,扭傷過腰、拉傷過韌帶,就是因為在跳的過程中不注意動作要領。后來才明白,不是瞎蹦、瞎扭,必須符合運動規律。”

在本文開頭提到的李阿姨常年鍛煉的地點北二環城市公園,本報記者遇到了也在此跳舞的一級社會體育指導員趙阿姨,她告訴記者,每個街道和社區都有像她這樣的社會體育指導員,在跳廣場舞的過程中,趙阿姨會隨時對參與的人們進行指導。

根據中國社會體育指導員協會最新的統計數據,我國目前有142萬名社會體育指導員,但每萬人僅擁有10名社會體育指導員。

據翁阿姨所在的西城區當地體育總會的相關負責人透露,“其實國家體育總局前兩年一直在推廣廣場舞,但卻因為民間褒貶不一,如今沒有延續下去。”

“廣場舞是實現群眾參與全民健身的一種非常好的形式,它目前所面臨的主要是如何引導的問題。”盧元鎮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認為,應該通過體育工作者向廣場舞群體內滲透,從而把廣場舞好的東西留下來,讓大家能夠廣泛接受。“越往高處提拔,就會變得越來越文明,比如組織比賽、有專人指導,而相反,越貶低就會越發展越壞,惡性循環。”盧元鎮說。

擾民問題的背后

“擾民”如今已經成為廣場舞飽受詬病的最重要原因,有關廣場舞擾民的報道近年來也是時常見諸報端。

翁阿姨告訴本報記者,在西城區,每個社區都有自己的活動場地,但并不是每支隊伍都能使用,盡管金融街健美操隊擁有自己的場地,一周也只能使用2次,一次3個小時。“這就使得很多跳舞的人只能在戶外活動,而戶外的場地也有限,老百姓就去搶地盤,由于音樂之間有干擾,于是只能提高音量,從而造成了擾民現象。”

在近日國家體育總局發布的《2014年6~69歲人群體育健身活動和體質狀況抽測結果》中,相關數據顯示,在城鄉居民健身項目中,廣場舞以6.6%的比重排在第五位。而與去年相比,城鄉居民參加體育健身活動的場所變化不大,“單位或小區的體育場所”依然是人們的首選,占到23.7%,其余依次是廣場(場院)、體育場館、公路(街道邊)、公園、住宅小區空地等。

不過,國內權威體育場館運營專家、北京體育大學教授林顯鵬在接受本報記者采訪時認為,廣場舞擾民的問題是否應該通過增加體育設施來解決,二者之間沒有必然聯系。“廣場舞并不單單是一項體育活動,它也可以看作是文化活動,而且在國內外的體育場地建設標準中,也沒有為廣場舞提供服務的相關規定。”但同時林顯鵬也表示,“中國的體育場館在未來需要有大的變化,以往是以服務競技體育居多,今后應該盡可能完善,通過便民利民的全民健身活動中心、社區的體育配套設施,來適當滿足廣場舞的場地需求。”

國家體育總局群體司司長劉國永近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總結道,大媽跳廣場舞擾民反映了兩個問題,一是老百姓健身需求旺盛,二是政府給老百姓提供的公共體育服務還不夠。而顯然,兩者之間的矛盾更是在一定程度上放大了廣場舞擾民的問題。如同北二環城市公園的習舞者們所說,廣場舞已經成為她們這個年紀的人的一種生活寄托,她們愿意去配合相關部門讓廣場舞走上一條規范科學的道路,從而讓更多的百姓感受到廣場舞的魅力。

用戶名* 密碼*
  
合作商家
月份舞曲專輯
熱門舞曲專輯
聯系方式

業務QQ:
21904483  (點擊交談)
290578922  (點擊交談)
電子郵箱:
[email protected]
[email protected]
聯系手機:15855102118

Copyright 2005-2015 http://www.kxwug.tw All Rights Reserved
交誼舞中國 版權所有 www.kxwug.tw 皖ICP備08001448號-1
專業交誼舞曲網站竭誠為廣大交誼舞愛好者提供最優質的交誼舞曲和最滿意的服務! 站點地圖
7x24小時服務熱線:15855102118
捕鱼来了金币怎么交易 2019年第062期新版跑狗图 山东省福利彩票中心地址 e乐彩入口 河南22选5走势图 包租婆单双中特 福建时时官方 全年固定四大出肖规律 vr赛车游戏设备 足球比分188 3d新彩吧画谜 彩名堂免费计划官网链接 江苏时时快三 排列三计算准确公式 甘肃快三走势图一定牛预测 吉林省快三预测大小单双 腾讯分分彩是由哪里开奖